港交所上市改革“三年考” 首季新经济企业集资占比达95%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年4月,港交所推出了25年来最重大的上市制度改革。

在短短三年时间内,新经济公司如潮水一般涌入香港市场。港交所环球上市服务部主管鲍海洁4月29日指出,截至今年3月底,新经济公司的市值已占港股总市值的27%,日均成交额贡献占比大幅提升,由2018年的4%激增至今年第一季度的30%,“新经济公司已成为港股市场增长的最主要动力。”

自上市新规实施以来,新经济公司上市集资金额累计达到4891亿港元,占比为72%,其中第二上市、同股不同权、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分别达到19%、41%、12%。

自阿里巴巴(9988.HK)2018年底在港上市以来,中概股第二上市热潮愈演愈烈。截至今年第一季度,13家中概股公司完成赴港第二上市,总体集资金额达到2858亿港元,市值高达82627亿港元,占香港市场总市值15.6%。

截至今年4月29日,共有5家同股不同权的公司,共集资1359亿港元,其中小米(1810.HK)、美团(3690.HK)已被纳入港股通,大幅提升流动性,快手上市后第十个交易日即被快速纳入恒生综合指数。

“今年第一季度的新股集资额中,新经济企业占95%,反映市场热潮未有减退。短期因素来看,疫情也令部分企业需要孵化的时间变短,加速获得盈利,加快上市进程,同时市场波动加大也促使一些发行人拓宽融资渠道,”她表示。

生物科技公司上市门槛过高?

众所周知,新药研发是一项高投入、高风险、长周期的投资。港交所允许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上市,为处于研发阶段、尚未实现商业化的创新生物科技公司提供了融资渠道,解决了研发资金的“燃眉之急”。

自2018年4月港交所推出18A章节以来,香港已经跻身成为全球第二大生物科技上市目的地。至今,已有63家医疗健康公司在港交所上市,IPO集资总额超过1969亿港元。其中,共有31家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以18A章节上市,共集资821亿港元。

同时,生物科技公司在港股市场亮相后,也受到了二级市场的追捧。根据Dealogic的统计数据显示,已在香港上市的29间生物科技公司,平均股价较IPO招股价上涨了53%。

然而,目前在港挂牌上市的生物科技企业主要以药物研发为主,相关公司上市时的最低市值需达15亿港元,必须拥有其核心产品相关的专利,且在建议上市前至少6个月得到至少1名资深投资者提供的相当数额的第三方投资等。

市场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港交所的18A章节上市规则主要倾向于药物研发企业,而生物科技一些细分领域的初创企业,在目前的上市规则下,在港上市的门槛较高。

“任何上市制度都需要寻找一个平衡点,从生物科技来说,香港市场现在的平衡点相当不错,以药物研发为主,主要考虑到药物研发投入高,需要长线资金,而一些细分行业的公开市场融资的需求未必如此迫切,”鲍海洁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对于未来是否考虑放宽上市门槛,她坦言,市场需要一定时间才能进入成熟期、培育期,让市场投资者更好的分辨和判断,这些不是一蹴而就的。市场发展和成熟以后,通过好的评价体系,筛选出好的公司,提供更多元化的产品,如ETF帮助投资者分散风险,“未来港交所会继续观察,持续动态跟踪市场的反馈,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再考虑是否调整。”

大幅放宽第二上市

随着阿里巴巴、京东(9618.HK)、百度(9888.HK)等一众大型中概股的回归,今年3月底,港交所发布咨询文件,建议大幅放宽第二上市限制。

除允许同股同权的传统行业中概股来香港第二上市外,此次咨询的一大亮点在于,为大量采用不符香港目前允许的不同投票权(WVR)架构公司开绿灯,一旦转为双重上市仍可保留其不同投票权架构,甚至日后在海外退市,仍可继续保留其不合规格的不同投票权架构。

鲍海洁指出,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中概股主要以第二上市的渠道回归港股,很多公司选择这个方法,主要的考量是便利性,以第一上市的监管方为主。在此次的咨询意见中,一些发行人在保留WVR,VIE(可变利益实体)等的架构前提下,可考虑进行双重主要上市,这意味着这些发行人可能不能享受第二上市所有的自动豁免,但将给中概股公司提供更多的选择和通道。

她表示,相对于第一上市,公司选择第二上市地时更看重市场的便利性及管理能力,过去在港上市的中概股普遍有不错表现,部分在港部分交投量已经越美国上市的股份。

对于港交所吸引国际公司来港上市,她强调,海外企业在香港市场扮演重要,市值占比超过10%,“任何一个市场,股票发行阶段,优先考虑本国市场,海外市场作为第二上市,满足他们的诉求。比如在生物科技行业,若干海外发行人有很好的兴趣。这类发行人到海外上市有一定的考虑,包括(香港市场的)竞争力、流动性、估值表现不俗,更好接触到中国的市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