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中国金融业机遇与挑战几何?

“2020年受疫情影响,全球金融都发生了巨大震荡和波动,更重要的是,经济结构、政策环境都已经发生深刻变化。未来5年非常重要,可能会影响未来50年的发展。”日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在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进行了一场“金融2021: 新变局、新趋势和新视野”报告会。在报告中,他分析了现在的全球经济特点,预测了2021年全球金融的走势,并围绕中国金融业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展开剖析。

金融服务五大挑战

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朱民认为,金融服务业要与时俱进,主动迎接五大挑战:一是要服务经济结构转型,支持服务业和提高劳动生产率;二是要服务科技创新和经济大规模数字化转型;三是服务老龄化的居民养老需求;四是服务日渐增长的居民财富的长期安全和增值;五是在经济全面数字化进程中改造自己成为金融科技。

完善直接融资市场

朱民认为,发展科创和支持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资本市场直接融资支持,建议中国构建和进一步完善统一、综合、国际化的证券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支持科创和数字化转型。他指出,中国虽然已经初步建立了结构完整的股票市场,但目前中国金融仍以银行融资为主,短期资金多,缺乏能承担风险的长期资本。因此,他建议要进一步完善和发展我国证券市场,包括新三板、REITS及ABS等。要着力打造全国统一、综合和国际化的证券市场;一方面加速发展衍生品市场,构建资产证券化市场;同时带动评级和会计、法律制度建设。

朱民同时指出,中国发展科创和支持企业数字化转型还要构建统一、综合、国际化的债券市场。他认为,中国债券市场发展严重滞后。债券市场结构不合理,信用债仅占1/3,其中65%是国企债,审批/注册和管理不统一,交易和清算不同步,既有潜在金融风险也阻碍经济发展。当前的低利率环境正推动世界债市进入新的阶段,中国债券纳入国际指数(富时世界国债指数WGBI,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指数GBI-EM,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BG)也催生中国债市的大发展。这是一个百亿级的大市场,未来可以翻番。他建议,要构建国际化债券市场,须统一发债管理,集中清算,统一债券交易平台;并逐步建立收益率曲线,发展衍生产品,构建资产证券化市场;同时带动评级和会计、法律制度建设,完善破产重组法律程序等。 

提升财富管理质量

朱民还建议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构建居民养老第三支柱。他认为,应构建大型居民养老保险机构,财政政策和监管政策应予以支持,同时不断创新产品。在完善养老体系的同时,还能为资本市场提供长期资金。

与此同时,朱民认为,还应加快发展和完善资产管理和理财市场,提高规范、扩大规模、鼓励产品创新,为人民财产增值保值的同时,为资本市场提供长期资金。

加快金融数字化转型

朱民认为,中国须加快金融机构全面数字化转型。他建议:鼓励金融科技创新,巩固和扩大我国在金融科技和电子支付领域的世界领先地位和优势;加大金融大数据平台构建;构建新型数字金融时代的监管体系。他指出,加快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可推广中国建设银行数字化转型经验。

朱民强调,中国应加快落地央行主权数字货币,构建数字化金融基础设施。他认为,数字货币有很大的便利,是未来全球金融竞争的制高点。中国须尽早确定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的总体框架和地位,加快落地运营,继续我国的领先优势。利用央行数字货币落地跳跃式发展我国数字金融基础设施,解决我国金融基础设施长期分散落后、股票和债券登记不统一、清算收付系统不集中、国家掌控不强和面临国际风险隐患的问题,提升金融安全和国际竞争力。同时,加强国际合作,探索合作构建双边和区域性央行数字货币联盟。

朱民还特别提到了在深圳试点的数字人民币。他表示,数字人民币在深圳的试点是成功的,而深圳肩负着“经济特区”和“综合改革试点”的使命,也应该在人民币国际化、数字金融、金融科技等方面敢闯敢试,贡献一些可供复制的经验。

“未来的金融机构一定是虚拟世界和实体经济融合,为客户提供一个体验好、能够提高效率,降低风险的综合服务。所以金融机构一定要升级场景开发与合作能力、数据整合与分析能力、数字开发与运营能力。” 朱民强调。

继续高水平金融改革开放

最后,朱民指出,中国须继续高水平金融改革开放。一方面瞄准国际标准,提高开放水平,吸引优质大型国际金融机构;同时全面推行准入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大幅放宽市场准入;稳步加快资本账户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进一步推进市场化利率改革;进一步推进金融供给侧改革,健全现代金融体系。

粤港澳大湾区大有可为

粤港澳大湾区融合发展,如何在加快湾区内地城市与香港、澳门的跨境融合,包括加强与葡语国家、欧美国家的互联互通的同时,加强监管和规避金融风险?对此,朱民表示,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突破点在于找到基本法律框架的融合点。众所周知,内地法律是大陆法系,港澳是普通法系,会计体系也有差别,研究两大法律体系和会计体系如何互联互通是大事。而事实上,在实务中两个法律体系是并存并用的,所有的国内公司如果是上市公司,基本上都在应用国际会计准则。

“从我的观察角度,具体在实际操作领域,两套体系虽然存在差异,但在商业、金融领域都是可兼容的。两大法律体系和会计体系的互联互通不是一个大问题,如果能把这个事情解决了,香港、澳门和内地自然就互联互通。”

朱民强调,金融与科技的结合将成为未来金融发展的一大潮流。要想拥抱金融+科技的潮流,复合型人才成为时代“刚需”。深圳已成为中国内地第三大金融中心和全国金融科技中心,在金融行业整体转型升级的阶段,科技与金融的相互渗透和跨界融合成为经济发展的全新动力。

朱民最后总结道,未来五年一定是极其精彩、急剧变化的五年,中国必须别无选择地努力跨越中产阶级的陷阱。而国际政治、经济及科技所有的变化及金融科技化,将从根本上改变金融运行的基础。

(南财智库/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资深研究员 郭玟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