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中央建言粤港澳大湾区办学:建立高等教育创新发展实验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乘着粤港澳大湾区的东风,港澳高校也掀起了与珠三角城市商议合作办学的热潮。

顶层设计亦有明确鼓励。2019年2月由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支持粤港澳高校合作办学,充分发挥粤港澳高校联盟作用。鼓励粤港澳高校开展互认特定课程学分等各方面合作交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目前,粤港澳大湾区已有几所合办高校落地,包括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和香港科技大学(广州)等。近日,高等教育评价机构软科发布“2020软科中国大学排名”,在其中一个合作办学大学的单科性大学排名中,香港中文大学(深圳)位列第一。

根据广东省教育厅2019年透露的消息,包括香港城市大学、澳门科技大学、澳门城市大学、香港大学(医学院)、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等落户大湾区内地也正在加快谋划和推进。

粤港澳三地合作办学,还存在哪些阻碍?未来又可以怎样更好地推进?民进中央提交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的一份《关于建立粤港澳大湾区高等教育创新发展实验区的提案》(以下简称“提案”),关注了这方面的问题。

提案首先指出,粤港澳三地高校在合作过程中,发现当前推进大湾区高等教育互通互联还存在一些障碍,主要有:

1、 粤港澳大湾区高等教育合作发展缺乏更高层面、更大力度的统筹,合作发展基本处于自主分散状态,相关指引和安排不明晰,统筹力不够;

2、 港澳高校到内地合作办学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办学条例》执行,但事实上港澳高校并不属于外国教育机构,港澳高校到内地办学存在法律依据不足的困境;

3、 粤港澳高校人才、资金、科研技术等要素流动面临较大障碍。首先是人才流动存在社会保障、医疗、税收、签证通关、专业资格互认等问题,其次是实现科技项目、科技团队与人才、科研资金、科研设备的全方位互通还困难重重。

提案指出,在科研资金流动方面,目前财政科研资金跨境使用问题已经解决,但民间机构的研发资金从香港进入深圳,适用的还是一般外汇管理。科研设备流动也要征收关税,办理申请许可和各类流程,并没有研发物流的绿色通道。在生物医药和基因等领域,很多人体组织和血液样品因为检验检疫的原因,不能跨境流动。

针对这些问题,提案建议“建立粤港澳大湾区高等教育创新发展实验区”,具体包括如下几个方面的建议:

1、 在国家层面建立粤港澳大湾区高等教育协调委员会,尽快出台粤港澳大湾区高等教育发展规划,明确大湾区高等教育集群融合发展的定位、目标、任务和路径。同时,综合运用政策、资金、项目、标准等手段,在事关全局的地方,尽快出台落地一批配套政策,整体推进粤港澳大湾区高等教育发展。

2、 加快粤港澳三地合作办学,推动港澳和世界一流高等教育资源向深圳、广州等珠三角城市集聚,打造以深圳为先行、广州为支撑的高等教育区域性“强中心”,以珠江西岸和东岸城市群为“强双轴”的大湾区高等教育集群式融合发展新格局,构建新型大湾区大学集群。根据港澳实际,制定《粤港澳大湾区高等教育合作办学条例》,为粤港澳合作办学提供更完善和精准的法律政策保障。

3、 加快国际教育示范区建设,探索建立粤港澳大湾区高等教育国际人才自由港。试点建立与国际通行做法接轨的高层次人才招聘、薪酬、考核、科研管理等制度,加快改革阻碍高层次人才到内地高校交流、任教的政策,在出入境、税收、社会保障、医保、科技创新保障等领域进行先行先试。

值得注意的是,来自粤港澳大湾区高教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深圳大学校长李清泉也持续在提出与民进中央相类似的建议。2018年,李清泉曾建议创建粤港澳大湾区联合大学;2019年,他建议通过中央政府赋予特区一系列高等教育先行先试的改革政策,突破大湾区高等教育合作中的障碍,探索创建与世界级大湾区建设相匹配的高等教育协同创新发展的新机制、新体系,为打造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提供坚强支撑。